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珍珠的悠闲生活 >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番外西北五十七

第一千一百二十章番外西北五十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
  
      产房里传来珍珠断断续续的呻吟声,声音不大,带着隐忍的痛楚,一声声都像钝刀割在罗璟的心上,让他脸跟着白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心脏一松一紧揪着罗璟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,就在他考虑着要不要直接冲进去陪着珍珠的时候,“哇~”的一声婴儿啼哭传来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生了!”
  
      那边的陶氏和徐夫人同时站了起来,两人皆是一脸喜气。
  
      罗璟停住了脚步,两眼紧紧盯着产房,脸上是又惊又喜。
  
      他耳力好,已经从里面听到李氏满是喜悦的惊呼声了。
  
      珍珠生了个哥儿,母子平安。
  
      晨哥儿的“洗三礼”这日,聚集了罗、胡两家在西北的亲眷好友。
  
      大家齐聚一堂,为晨哥儿的洗三添盆,整个前厅都挤满了客人。
  
      热热闹闹的洗三礼结束后,平安领着秀珠和平彰到房里探望珍珠。
  
      刚生了孩子的珍珠稍稍有些丰满,她脸颊红润,眸子清亮,精神焕发地看着弟弟妹妹们。
  
      “姐,晨哥儿长得不像你。”秀珠趴在炕上看睡着的罗晨。
  
      “嗯,也不像曦曦。”平彰凑在另一边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比较像姐夫。”平安也抻着脖子仔细看。
  
      珍珠笑了,“这话,让你们姐夫听了,他该合不拢嘴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谁合不拢嘴了?”
  
      说曹操曹操到,罗璟抱着罗曦走了进来。
  
      “姐夫。”
  
      几个小的纷纷叫人。
  
      罗璟笑着一一应下。
  
      他帮着罗曦把鞋脱掉,放她到炕上。
  
      罗曦三两步走到了母亲身旁,依进了她怀里。
  
      珍珠温柔地抱住了她。
  
      “和珩哥儿玩得好么?”这些天,她一直忙着,很是疏忽了闺女。
  
      “嗯,挺好的,珩哥儿不闹。”罗曦乖巧地点头,“不过,他和墨小舅舅经常吵架,墨小舅舅不喜欢他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对她一会儿喊“珩哥儿”,一会儿喊“墨小舅舅”,感到啼笑皆非。
  
      罗璟轻咳一声,“曦曦,你该叫珩小舅舅才对。”
  
      萧珩有时候叫罗曦“曦曦”,有时候又叫罗曦“姐姐”,陶氏也不纠正他的叫法,罗璟听着有些扎耳,时不时会纠正一番。
  
      罗曦却有些不愿意,“他比我小呢。”
  
      “曦曦,可他辈分比你大。”秀珠板着一张小脸,故作正经的跟着说教。
  
      罗曦想了想,噘着嘴不说话了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,她不愿意叫就不叫好了,也不上什么正经的亲戚。”珍珠笑着摸摸她的小脑袋。
  
      罗璟心疼闺女,也不强求了。
  
      “姐,平顺成亲的日子定在了十月二十八。”平安说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“喔,大哥成亲了,嫂子是谁我都不知道。”秀珠也噘起了嘴,她想跟着奶去京城,可娘不让。
  
      “以后,你总会瞧见的。”珍珠捏了捏她的脸蛋,“你哥这边也要成亲了,嫂子是谁,你是知道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,菁菁姐以后是我嫂子啦。”秀珠笑眯眯地看着平安。
  
      平安脸颊就是一红,也伸手捏了捏她红扑扑的脸蛋。
  
      惹得秀珠对他怒目而视,大家就都笑了。
  
      “嗯,你哥的婚期也该定下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珍珠满眼柔和地看着身形修长的平安,心中一阵欣慰,从前那个瘦小怯懦的弟弟,如今已经长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。
  
      “姐。”平安看着她,眼里突然闪过了雾气,也想起了从前的往事,他们胡家,如果不是有姐姐在,定然不会有现在的大好光景。
  
      “瞧你,还不乐意把婚期定下是吧,那,要不还往后挪挪?”珍珠见状,眼眶也微红,赶紧故意打岔。
  
      平安果然收起眼里的湿润,红着耳根嗫嚅起来。
  
      肩膀被人用力拍了拍,转头,罗璟笑得一脸沉稳,“你姐逗你玩呢,徐夫人刚才在席上,还跟娘打听平顺的婚期呢,你未来岳母娘可不想你们拖得太久了。”
  
      平安的脸就更红了。
  
      珍珠嗔了罗璟一眼,“你不在前院招待客人,跑回来干嘛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不是送曦曦回来找你么。”罗璟摸摸鼻子,仔细看了她好几眼,瞧她精神甚佳,神采奕奕,放下心来,“那我去招待客人了,你们兄弟姐妹好好说说话。”
  
      珍珠拉着罗曦的手和他挥了挥。
  
      母女俩人亲昵搂在一起的动作,让罗璟忍不住有些吃味,回头看了一眼,终于走出了房门。
  
      等送走了宾客,他又急匆匆赶回了屋里。
  
      此时,屋里只剩她和晨哥儿了。
  
      “晨哥儿醒过没有?”罗璟靠近她,她身上带着一股馨香和奶香。
  
      “我在坐月子呢,你别靠我太近了。”珍珠笑着推他。
  
      “不,我偏要。”罗璟有些任性地把她搂得更紧了些。
  
      珍珠失笑,又推了推他,“我都好几天没洗澡了,身上有味道呢。”
  
      “有味道也是好闻的味道。”罗璟埋首在她脖颈间,不愿动弹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