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回到初唐当神仙 > 第三百二十八章:你有本事挑衅贫道,就别躲起来啊

第三百二十八章:你有本事挑衅贫道,就别躲起来啊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看着齐王李元吉骑着马,在甲士的簇拥之下前往了去大内道路之后,宋玄白用手摸着自己的胡须,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。
  
  哼!
  
  那个该死的妖道清微,之前仗着太史局的势力对自己喊打喊杀……
  
  现在贫道仅仅只是略施小计就拿掉了你最大的依靠,等到你成了行刺齐王的犯人之后,就是贫道带着太史局的人马去对你喊打喊杀了。到时候你要是敢反抗打伤贫道的话,就连青霞子都得出面清理门户,处理掉你。
  
  哼哼!
  
  这就是你抢走贫道的琼英丸,还不由分说的偷袭贫道,打伤贫道的下场。
  
  “仙师,”
  
  就在宋玄白正在得意的时候,忽然听到从身后传来了两个胆怯的声音。
  
  “卢生他死的好惨啊……”
  
  “唉!”
  
  宋玄白迅速的换上了一副感叹的表情,转过身去看着剩余的两个徒弟裴谌和薛肇。
  
  “这个是贫道的错,贫道没有想到妖道清微居然如此狠毒,而且居然连你们也不放过,一看到卢生走出大门,直接就下了死手……”
  
  “那……”
  
  似乎是被卢生的无头尸体给吓到了,裴谌和薛肇都有几分惊魂不定的样子。
  
  “妖道如此狠毒,某等又不比仙师有法术护体,该如何是好呢?”
  
  “放心!”
  
  宋玄白用手捋着自己的胡须,一脸义正词严的说道。
  
  “贫道已经跟齐王说了此事,齐王现在已经去找圣人告状去了,这次他行刺齐王的证据确凿,妖道清微就算不死,也不可能继续在太史局任职了,等他没有了太史局这个护身符之后,贫道自会带着你们去找他报仇。”
  
  “是吗?”
  
  裴谌和薛肇互相对视了一眼,脸上都露出了惊喜的神色。
  
  “果真能如此的话,那就太好了……”
  
  “当然!”
  
  宋玄白伸出手,掐了掐手指。
  
  “齐王前去大内至多半个时辰,然后说服圣人也需要一些时间,所以最迟两个时辰之后,此事就可以见分晓了……”
  
  说着,他一扬手中的拂尘,转身朝着太史局内部走去!
  
  “汝等只需在此高卧,等候佳音即可!”
  
  虽然他这么说,但裴谌和薛肇也没敢真的在此高卧,而是屁颠屁颠的跟着宋玄白回到了历学部的图书馆,开始跑前跑后的给宋玄白倒糖水,拿糕点。
  
  但一直等了两个时辰之后,他们都还没有等到齐王的再次出现。
  
  “看来这个妖道清微的后台还是很硬的,不过不妨事。”
  
  宋玄白掐了掐手指,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  
  “只要齐王一口咬死他是打算行刺齐王,那么事情就……”
  
  还没有等他的话说完,忽然听到从窗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,接着就听到一个疑惑的声音说道。
  
  “真奇怪啊,齐王殿下也不知道怎么得罪圣人了,居然被圣人派人押回齐王府收拾东西,然后直接送去河北了。”
  
  “你当然不知道了,这可是一个秘密……”
  
  另一个人神神秘秘的回答道。
  
  “我就跟你一个人说,其实圣人早就对齐王宴请十二卫将军的事情不满了,不然你觉得为什么齐王今天一来咱们太史局的门前,就死了一个人……那就是圣人对齐王的警告,结果齐王还打算进宫去找圣人告状,圣人肯定不会惯着他的。”
  
  “哦……”
  
  另一个人发出了一声恍然大悟的声音。
  
  “原来如此啊!”
  
  听到窗外传来的闲话,裴谌和薛肇两个人一下就愣住了。
  
  “仙师,原来卢生他不是被妖道清微杀掉的,而是被圣人派人杀掉的,为的就是警告齐王吗?”
  
  “无稽之谈!”
  
  虽然自己的心里也不是很确定,但表面上宋玄白还是一扬拂尘,一副云淡风轻,尽在掌握的样子。
  
  “圣人警告齐王还用得着这种手段吗?汝等不要听信这些无稽的谣言,卢生是被妖道清微所杀的事情确凿无疑。至于说齐王的事情,想来应该是河北战事吃紧,所以圣人才连夜调齐王去襄助太子,没错,就是这样的。”
  
  “那……”
  
  裴谌此时也已经没有了高傲的姿态,他低声下气的问道。
  
  “现在齐王去了河北,说好的妖道清微杀了卢生的惩罚呢,还算数吗?”
  
  宋玄白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。
  
  这个事情他怎么会知道,他也没有想过这个妖道清微背后的势力竟然这么大,齐王去跟圣人告状不但没有成功,还被圣人直接赶出了长安,送去了河北。
  
  不过在表面上,他依然是一脸莫测的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拂尘。
  
  “放心,此事贫道自有应对之策……”
  
  “哦,是吗?”
  
  话音才落,宋玄白以及裴谌和薛肇就听到从窗外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  
  “那宋真人你打算怎么对付贫道呢?”
  
  听到这个说话的声音之后,裴谌和薛肇顿时如同惊弓之鸟一般,同时向后退了一步,躲在了宋玄白的身后。
  
  “仙师,清微来了……”
  
  “哼哼!”
  
  门外传来了一声冷哼的声音,接着大门一响,一袭白衣的孔清大模大样的走了进来,一对好看的眼眸里闪着寒光,好像打量猎物一样看着宋玄白他们三个人,话里有话的说道。
  
  “宋真人好自在啊,这徒弟才刚刚死在门前,你们也不给人家办丧事,就这么躲起来快活逍遥,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啊!”
  
  “生也好,死也罢,都不过是自然而然的事情,气变而有形,形变而有生,今又变而之死,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,所谓达者知命,仅此而已。”
  
  说着,宋玄白微微一晃拂尘,大声的说道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